《藍色大海的傳說》影視劇中的此在探討論文

論文范文 時間:2020-01-17 我要投稿
【www.nblbci.live - 論文范文】

  【摘 要】《藍色大海的傳說》自 2016 年 11 月開播以來引發熱議,除了精彩的視聽呈現,該劇的主題、情節均引發關于“存在”的思考,而存在論正是存在主義的一大核心。本文主要通過對“此在”的存在與存在狀態進行分析,對《藍色大海的傳說》進行解讀。

  【關鍵詞】此在;存在;自由選擇;荒謬。

  影視劇作為一種大眾傳播媒介,其文化形態具有廣泛意義,除娛樂、審美與商業等基本功能之外,一部佳作能引發某種哲學思考!端{色大海的傳說》改編自韓國民間故事《於于野譚》中的“人魚傳說”,視角獨特。敘事之余,對人類與人魚兩種思維方式進行比較闡述。人魚在陸地上的存在如同人類在世界中的存在狀態,人魚上岸后不斷變化的內心世界正如人類本身對生命意義的思索,人魚與人類的共在方式顯現出人與他者的共在。作品所描述的焦慮、孤獨、彷徨的心態以及與之相對應的自我設計、自由、選擇、責任等,無不體現著存在主義的主題。

  一、“此在”的本質在“與他人共在”中體現

  人魚沈清如陸地上的赤子,陸地對她而言是完全陌生的世界,人類是陌生化的他者。海德格爾強調,此在的生存是一個自我選擇的過程,其本質就是這一顯示過程的全部內容;只要這個過程還沒有結束,他就能夠改變自己,重新塑造自己。沈清放棄大海生活,選擇上岸尋找愛人,正是她選擇的存在方式,她的生存方式決定了其本質不同于其他人魚,即人的生存方式決定人的本質。

  此在必定要與其他存在者打交道,并且在與其他存在者打交道的過程中生成此在之在和世界之在。因此,此在在世界之中必定與其他存在者是一種共在的關系。從沈清對陸地生活的好奇、疑問、不解到接受,甚至熱愛;從她與人類無法交流到學會溝通、成為朋友,構成各種社會關系;從面對一個陌生新世界到適應社會規則,這些過程是人魚逐漸與他者“共在”的過程。

  影視劇以人魚與人類的相愛為主線展開,人魚與他者的共在過程包含了她與人類的相愛、與流浪者和小學生等人建立友誼的過程,甚至包含逃脫暗殺的過程。如果該劇主人公是普通人,觀眾很難對這種共在過程有一個明確體驗,即“我”與他人建立關系的過程的體驗,日常生活的司空見慣,不易觸發這樣一種敏感。在這里,人魚看待世界的視角是全新的、陌生的,觀眾因此不自覺帶入這個視角,重新審視正在生活的世界與秩序。在人魚與陌生的他者建立關系的過程中,在與新世界的交流中,她看似忘我,實則體驗著我之“此在”.

  二、“此在”的存在體現在非本真與本真狀態中

  非本真的“共在”使自我消失在他人之中,海德格爾如此描述“常人”的特征:從眾、淡漠、平庸、敉平、公眾性、不承擔和適應感。①這些特征是逐步發展的過程。許俊宰幼年時父親失職,是造成日后他對父親敵視乃至仇恨情感的直接原因,從起初的淡漠,隨后的自我敉平,到最后適應這種帶有恨意的情感,許對父親角色的認知經歷著非良性的發展變化,當他知曉父親一直在背后默默關注他時,也不愿低頭。他已認同并默許多年來與父親關系疏離的這種機械的、麻木的適應感。

  由于在現實條件下,人們不能離開日常生活來了解“本真”的自我,這意味著,只有在“非本真”狀態中才能揭示“本真”狀態。許逃避血緣親疏的“非本真”狀態的背后,其實是渴望父愛的“本真”狀態。一次偶遇印證了這一點:他對父親說,離家出走的這些年自己過得很好,他從來沒有想過爸爸,以后更不想見面,同時拒絕了遺產繼承的要求。而面對沈清時,他則說出完全相反的話,含淚表達他這些年的痛苦、對父親的思念與對家庭的渴望。許俊宰尋找母親的行為不難顯現其“孝”與“善”的本心,“非本真”是他原諒父親與父親和解的必經狀態。

  “自誠明,謂之性”,在經歷過仇恨、痛苦、迷惘、彷徨等心理后,許才能明晰本心,回歸在父子關系中的“本真”存在狀態,而父親的結局并非歡喜,他的死亡喚醒許的深層認知。

  三、“此在”的存在體現在“絕對責任”之中

  薩特指出,人的存在的過程就是自由選擇的過程。自由選擇是絕對的,無條件的!拔覀兠ㄊ亲杂傻,我們被拋進自由”,薩特此言講述的正是自由的絕對性,盡管人們在進行選擇時是自由的,但人們并不選擇自由,因此每個人生來背負自由,不論是人魚為尋愛上岸,還是人魚與人類相愛;不論是主人公踐行真善美之事,還是反面人物作奸犯科,人們的選擇自由并不因社會規則或道德期許而存在或消失,但是背負自由即背負責任。

  “存在主義的核心思想是什么呢?是自由承擔責任的絕對性質,通過自由承擔責任!雹谝虼艘粋人選擇了一個事件,就要為這個事件的后果承擔全部責任。盡管現實中人是在各種條件下進行選擇,但條件能否發生作用,還是取決于人自己的選擇。沈清選擇上岸尋找許俊宰,便選擇承受懷疑和指責,接受饑一頓飽一頓、溝通障礙的陸地生活;許俊宰選擇收留沈清,同時選擇了對她的生存負責;人魚柳政勛為了心愛之人放棄回到大海,并在岸上死去,這是他自己選擇的死亡;許父選擇拋棄原配,便承擔兒子反目的后果;犯人馬大英第一次行兇時,便等待落網的一刻。他們“明知如此還去做”與“知道如此避之而行”的過程,正是自由選擇的過程,是他們決定承擔相應責任后的自由選擇。

  四、存在的過程--在“荒謬”世界中創造意義

  加繆對荒謬產生的途徑多有描寫,比如,在日常單調而忙碌的生活中,我們難免停下來問自己:如此生活為了什么?從人魚對岸上世界的存在進行第一次發問起,便是引發觀眾思考“荒謬”問題之始。我們所生活的世界本就這樣嗎?我們所遵循的規則本該如此嗎?世界井然有序的運行,是我們創造秩序,還是秩序束縛了我們?我們約定俗成的行為方式,司空見慣的現象,是人魚所思考的問題。什么是愛?什么是變?何謂道德?何謂惡?面臨困難與阻力,為何還要生存下去?

  加繆提出,面對荒謬感,在生活中創造意義!段魑鞲サ纳裨挕分杏写嗣枋觯骸八拿\是屬于他的。他的巖石是他的事情……他爬上山頂所要進行的斗爭本身就足以使一個人的心里感到充實!雹鬯娜松鷳B度便是“目的是沒有的,過程就是一切!狈从^該劇的兩位主人公,他們正是踐行著這種價值追求。在跨越種族的愛情里,與阻力抗爭的過程是與自身言和的過程,外界的反對更激起他們尋求內心價值的力量,結果未知但不能成為放棄對方的理由。配角柳政勛在岸上死去的選擇也超越了死亡帶來的荒謬感,愛的意義超越了生存帶來的價值感。另外,該劇時常穿插類似情節,如沈清為受欺凌的學生鳴不平、懲治作風不正的醫院院長等,這些情節設計看似無心,實則體現著這一主題,他人境遇的并不關乎“我”的意義,“我”依然選擇了自我犧牲的利他行為,這是創造價值的過程,是人類世界至今追求“真”“善”“美”,是“我”創造的意義。

  五、結語

  《藍色大海的傳說》采用雙線敘事,古人金聃齡的夢境與現代人許俊宰的回憶交替上演最終重合,觀看者代入其中難辨莊周夢蝶又或蝶夢莊周。紀實全景與藍色鋪陳帶來靜謐與震撼,也迎合了主人公美好、良善、勇敢等品質,正是這些品質支配下的行為體現存在主義色彩,劇中人物面對世界的思維方式、行為品質、自由選擇與責任擔當,引發人們關于人的存在方式、價值選擇、意義創造的思考。

  注釋:

 、亳R丁·海德格爾 . 存在與時間 [M]. 北京:商務印書館,2016.

 、谧-保羅·薩特。存在主義是一種人道主義[M].上海上海譯文出社,2005.

 、郯栘悺ぜ涌 . 西西弗神話 [M]. 上海:上海譯文出社,2013.

  參考文獻:

  [1] 趙敦華 . 現代西方哲學新編 [M]. 北京:北京大學出版社,2001.

三分彩最准计划